大學治理應處理好的三類關係
2018年10月09日15時55分    閲讀:20387
供稿單位 / 本站
一、處理好學校與院系的關係,完善院系治理結構

大學院系的治理是大學制度建設的重要內容。院系是大學組織的基本單元,是大學完成知識傳播、知識發現、知識應用、知識理解等知識生產活動的基本學術單位。大學院系區別於其他組織的一個重要

特點是“底部沉重”。大學的主要學術人員都聚集在院系;大學包括教學和科研在內的所有重要學術活動都在院系開展;大學內部的諸多矛盾與問題不僅都在院系顯現,最終還要在這裏解決。

近年來,隨着高等教育的快速發展,我國大學的院系規模不斷擴大,有的院系甚至擁有幾千名學生和幾百名教師,同時,隨着事業發展和高校權力的下放,院系單位具有的人、財、物方面的權力也在擴大。大學的院系治理不僅顯得越來越緊迫,而且成為大學治理的重要組成部分,搞好院系治理已成為保障大學事業健康發展的內在要求。

搞好大學的院系治理,需要處理好大學和院系的關係。長期以來,大學行政化的一個重要表現就是大學過分科層化,大學組織對直線職能制過分強化使院系成為學校的一個“生產車間”,院系因缺乏相應的權力而成為學校管理部門指揮的對象。院系“底部沉重”和“結構鬆散”的特點要求大學改變管理權限過分集中在校一級的局面,向院系放權,既要使院系感到有權力,又要使院系感到有責任,從而激發院系的內生動力。

搞好大學的院系治理,需要完善院系的治理結構。一要貫徹好黨政聯席會議制度。新中國成立以來,雖然大學的領導體制幾經變化,但大學院系總體上實行的是院系主任負責制。1990年我國頒佈了《中共中央關於加強高等學校黨的建設的通知》並提出“系黨總支是全系的政治核心”,指出系黨總支的主要任務是“保證監督黨和國家各項方針、政策及學校各項決定在本系的貫徹執行;參與本系行政管理工作重大問題的討論決定;支持系主任在其職責範圍內獨立負責地開展工作”。2007年教育部發布《關於加強普通高等學校基層黨組織建設的意見》,提出“建立健全黨政聯席會議制度”。該意見還指出“院(系)工作中的重要事項,要經過黨政聯席會議,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則集體研究決定”,“黨政之間既要明確職責,又要協同合作;既要合理分工,又要形成合力;有效形成院(系)黨政相互配合、協調運轉的工作機制”。如何貫徹好黨政聯席會議制度,需要有一系列

的制度規定,黨政聯席會議如同大學的黨委會和校長辦公會一樣,也需要有議事程序和規則。此外,有些關係需要進一步明確,如黨政聯席會議與二級學院黨委會的關係,黨政聯席會議與院長辦公會議的關係等。二要完善院系治理結構,需要強化教師在院系學術治理中的作用。院(系)作為學術單位,其基本活動是學術活動,教師應該在院系治理中發揮重要的作用,教授治學首先體現在院系。這些年來,儘管一些大學的院系注重發揮以教授為代表的教師羣體在學術治理中的作用,但對什麼是學術事項、哪些人、以什麼方式參與學術治理等問題缺乏制度性的規定;一些大學即便有了制度性規定,也未能把制

度性規定變為制度化行為。雖然有的院系有學術委員會或教授委員會,但此類機構仍存在“虛化”和“隨意化”的現象,缺乏章程和有效的保障機制。(3)完善院系治理結構,需要發揮廣大師生員工的作用。大學院系除了學術事務以外,還有許多行政事務和事關教職工切身利益的事務,如何保障廣大教師在院系治理中的民主參與和民主監督權利需要很好的研究,並做出制度性安排和組織實施。院系是基本的教學科研單位,大學生是院系治理的重要利益相關者,他們的權益需要得到維護,他們的權力需要得到尊重。因此,聽取學生的意見,吸收他們參與院系治理是完善院系治理的重要內容。

二、處理好治理與管理的關係,應不斷提高大學的治理和管理水平

治理與管理既相區別,又相聯繫,各自側重點不同。就大學而言,大學治理的重點領域是:完善大學治理結構,優化大學治理機制;建立和完善治理視野中的高校社會問責機制。大學管理的重點領域是:管理理念與管理模式創新;質量管理與人才培養質量;績效評價體系與教師績效管理;崗位設置、人員聘任與薪酬改革等。儘管治理與管理有不同的內涵,但是它們也有共同之處,即調動各方面的積極性,實現資源的科學配置與管理,完成組織的工作任務,實現組織的目標。可見,大學治理和管理都是必要的,現實中,應該避免重視治理而忽視管理,二者應該相輔相成,相互協同以提高大學辦學治校的水平。

在當前大學管理的實踐中,還有許多突出的問題沒有解決好。人才培養是學校的根本職能,學生的發展是學校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但這種認識在學校管理中並沒有落實好。教師是大學辦學主體,教師評價與考核是調動教師積極性的重要手段,但現實中如何做到科學、客觀、準確地評價教師的勞動及成果始終是大學管理的難題。資源是大學辦學的基本條件,如何配置和管理好大學的資源既關係到大學的辦學水平和效益,也關係到學校的可持續發展。現實中,一些大學缺乏成本和效益概念,導致設備重複採購,使用率低;辦學用房越蓋越多,越蓋越不夠用,辦學用房缺乏分配、退出的標準和機制等,這些問題都需要解決。總之,沒有一流的治理,不可能有一流的大學,同樣,沒有一流的管理,也不可能有一流的大學。

三、處理好制度建設與文化建設的關係,應重視發揮文化在大學治理中的作用

制度建設是大學治理的核心內容,實現大學治理現代化首先要做好制度設計和制度實施。近些年,在國家高度重視下,大學制度建設取得了重要進展。2010年中共中央頒佈了《中國共產黨普通高

校基層組織工作條例》,2011年教育部頒佈了《高等學校章程制定暫行辦法》以及《學校教職工代表大會規定》,2014年教育部頒佈了《高等學校學術委員會規程》以及《普通高等學校理事會規程(試行)》,2017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了《關於堅持和完善普通高等學校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的實施意見》等。在國家政策的指導下,大學在制度建設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如制定大學章程、學術委員會章程、黨委會議事規則、校長辦公會議事規則、教代會議事規則、

二級學院運行規則等,從而保證和推動了大學的發展。但是,制度靠人去設計,只有實施了,才有意義。

有些學校推進大學制度建設的自覺性較高,有些學校則不夠;有些學校制度建設相對完善,有些學校則不夠;有些學校制度實施的效果較好,有些學校實施效果較差。究其原因,文化是影響制度設計和實施的重要因素,制度建設與文化關係密切,文化深深影響着制度的設計和實施。一文化影響大學制度的設計。大學治理是在一定的文化場域中實現的,大學的制度建設本身就是文化的投射,大學制度是大學文化制度化的存在形式,它反映了大學組織成員對大學基本價值的認知和集體意識,因此,大學中的個體和羣體的價值觀的塑造影響着大學的制度設計。二文化影響大學制度的實施。大學治理的制度設計能否有效實施以及實施的程度如何受大學文化的影響,因為大學治理的有形框架只有在理念認可,基於文化模式相容的情況下,才能發揮作用。文化是隱藏於大學治理背後的隱性秩序。任何組織都處於某種特定的文化環境之中,具有特殊的文化認知圖式,它維持和界定着某種治理的秩序,影響着組織成員對組織變革的接受和認同程度,某種意義上決定着組織變革的成效。一所大學內部治理的實踐和有效性取決於學校內不同羣體、個體的集體意識以及他們對管理規則、法規和實踐的解釋。影響大學治理的文化因素不僅存在於學校之中,大學所處的社區環境和社會環境也會對其產生影響。三文化本身具有治理的功能。文化有規範、引導、激勵等作用。文化的治理功能相對於制度,更加潛移默化。現實中存在一些影響大學治理的文化因素,如對

大學內在邏輯和大學理念的認識的深入程度;行政導向、官本位等受傳統文化和計劃經濟體制影響形成的辦學思維定式等;一些管理者習慣於下指令和搞“一言堂”;學校的管理部門缺乏服務意識,衙門作風不同程度地存在。這些文化因素髮揮了負向功能,因此,大學治理不僅要重視制度建設,還要重視文化建設,制度建設和文化建設應同步進行。

(郭建耀/供稿 高教所/審核 渺荻/編輯)